21.章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江逸哲眸中闪过一丝受伤,可惜邰思甜什么也看不到。

她趁江逸哲没作反应,慌张的扶着墙壁缓缓站起身,逃似的冲进了卧室,砰的一声甩上门,将门反锁了起来。

江逸哲走过去轻轻的敲门。

“思甜,你先出来,我们把话说清楚。”

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,你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,不好意思江先生,一命抵一命,在我差点死在手术台那天,我们就已经两清了!”

江逸哲耐心的继续扣着房门。

“以前是我错怪你了,我知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,你把门打开,跟我回去。”

邰思甜警惕的贴在门上,嘴角漾着讥讽的微笑。

“我求求你就当我已经死了!以前我爱你,所以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甘之如饴,哪怕赔上性命,我都不后悔,觉得那是值得的……”

说着,邰思甜的泪水从眼眶溢出,想起那段灰暗的日子,她虽然侥幸捡回了一条命,但是却患了严重的抑郁症,眼睛也因为自己的抑郁症和日日以泪洗面,渐渐看东西也不是那么真切了。直到完全失明……

最难捱的那段日子,她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,她只有自己。可心中永远也忘不掉那些灰暗的往事。

“可是生了孩子那天以后,我就发誓再也不要爱你了,爱你的代价太大了,我玩不起了。我退出。你和许依依想要孩子,我也赔给你们了,就当一切都是我的错。希望从此以后我们各自安好吧。”

江逸哲听到这话,心脏深处仿佛被人狠狠抓住,一下一下的揉捏着。

为什么心会这么痛,他紧紧的捂住胸口,险些有些喘不上气来。

原来她在他这颗心里是这么的重要,以前他竟从来都不知道!

直到她今天说已经真的不再爱他,他才真切的体会到了钻心的痛。

“思甜,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弥补你,我可以用我的一切来换,只要你原谅我,你先把门打开好不好。”

邰思甜在门那边,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,强迫自己不许发出任何哭泣的声音。

现在她谈什么未来,谈什么以后呢?

以前那个神采奕奕叱咤风云的邰思甜已经彻底死了,现在的她跟一个废人又有什么区别呢?

而她最不想让江逸哲看到这个样子的她。

她希望在他心中,她永远是最完美的样子,而不是这幅颓然的样子。

可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呢,他心中那个人始终是许依依。

她又算是什么呢?也许这次他找上门来,不过是许依依一时高兴,求他把她抓回去继续折磨她的一个圈套。

门这边静了很久,邰思甜悠悠说了一句:“你走吧,以后都不要再来了。”

江逸哲还发着高烧,此刻早就耗尽了体力,听到这话险些站不住。

石楠看到这情形,急忙上来扶住江逸哲。

“江总,我们先走吧,夫人这边的事,我看是急不得的。”

江逸哲不死心的又过去敲了敲思甜的门。

“我们的女儿,江可可已经长大了一些了。明日我把她抱来给你,你不想见我可以,可是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听完这话,邰思甜陷入长长的沉默中,说不想见江可可是假的,在她最难熬的那段日子,是这个素未谋面的小生命给了她一次又一次活下去的勇气。

甚至在被抑郁症折磨的时候,她想到这世界上她曾生下过一个小女孩,她的心里就不再那么难过了。

门那边静默了一会儿。

只轻轻嗯了一声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