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有一个棺材铺 > 第二十九章 生存铁则

我的书架

第二十九章 生存铁则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  地牢内,粗大的木架上,绑着四个人,红亮的火光映着他们面如死灰的脸。

  陈亮踱步到一人身前,看着那人有几分僵硬的脸。

  陈亮忽然拿起刑具桌上,那带着倒刺的湿漉漉皮鞭下面的一柄斧头,目色无动地看着眼前之人。

  那人如同死鱼一般的眼珠子终于动了一下,看向陈亮手中的斧头。

  那斧头的后部黑亮如墨,十分厚实,斧锋更是白亮亮的,闪着寒光。斧柄也被磨得滑溜溜的。只是陈亮并未握着斧柄,而是捏着斧头厚实的后部,他的指尖几乎能触到闪着寒光的斧刃。

  陈亮捏着斧头厚实的后部,缓步走到那人身前,那人的喉结动了动,似乎是想说什么,呆滞的目色中逐渐涌出恐惧之色。

  陈亮忽然抓住那人的头发,将他的头按在身后的粗大木柱上,固定住。然后,攥紧手中的斧头,用力地剌开了那人的喉咙。

  紫红色的浓稠鲜血从翻开的大血口子里汩汩涌出。陈亮手中的斧头还没有停,他咬着牙,腮部的筋绷着,用已经被浓血浸红的斧头,划到了那人脖颈处的侧面,剌开了那里的动脉血管。

  噗的一声,随着动脉血管被剌开,殷红的血线滋了出来。陈亮拿着斧头侧身躲开,才堪堪躲过被血滋一身,不过依然有不少血花,溅到了他的衣襟、衣领和袖口等处。

  滋出的鲜血,有不少滋到了放着烧得红彤彤的烙铁的铁盆里,烧红的木炭发出叽叽叽的尖叫声,随之一片雾气在炭盆里升起。

  陈亮的鼻孔里闻到一阵焦香味,那是人血被瞬间烤干的味道。

  那人并未立刻断气,仍然被生物本能驱使,在艰难地呼吸着,脖颈处断了的喉管在一片血肉模糊中慢慢地蠕动着,只是他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,呼吸也越来越微弱。

  仅过了没多会儿,那人滋出的血线就越来越弱了,只是他的脚下已经涂了一层血浆。

  陈亮捏着斧头的手有些微微颤抖,他看着那人脚下的那滩血浆,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狂跳。陈亮自己也不清楚,他此时的颤抖和狂跳,到底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?

  那人的脖颈处终于不再往外滋血,头耷拉在脖子上,眼神空洞,已然死透了。

  陈亮绕过这人,捏着锋刃已成血色的斧头,来到第二个人跟前,面色木然地再次割开了第二个人的喉咙。只是这次陈亮并未等他死透,便闪身来到第三个人前,之后是第四个人。

  割到第四个人的喉咙时,斧刃剌开皮肉的声音,已经深深地印进了陈亮的脑海里。

  陈亮手中的斧头,连斧柄上都裹了一层血浆子。陈亮将手中的血斧扔到了刑具桌上,看着粗大木架上绑着的四个血肉模糊的人,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“把他们放下来,再带四个人出来!”陈亮扭过头来,对站在王瑾身后的两个狱卒,说道。

  那两个狱卒咽了一口吐沫,对望了一眼,眼神中都满溢着恐惧,两个都怔在那里,没有动。

  “陈堂主的话,你们没有听到吗?”王瑾扭过头去,对两人吼道。只是王瑾的脸也已经有几分扭曲,他斜睨了陈亮一眼,在心头想到,这人看着还有几分文弱之气,没想到竟如此嗜杀成性。

  两名狱卒被王瑾吼得一哆嗦,方才醒悟过来。他们平时处决人犯,一般都是绞死,有现成的绞刑工具,比较省事。而且血不会滋得到处都是,也方便打扫。像这样,连着割开四个人的喉咙,他们还真没见过。

  两名狱卒,手脚慌乱地将四具血尸解了下来,堆在了角落里。然后,跑回甬道内,打开牢门,又带了四个人过来。

  陈亮看着那堆在角落的尸体,心头忽然一阵恶心,差点吐了出来,不过他还是将涌到喉咙处的胃液,又咽了回去。

  他在心里,默默告诫自己,漠视生命是这个世界的生存铁则,只要他想在这个世界生存,就必须迈过杀戮这道关口。任何对生命的怜惜,都会成为懦弱滋生的土壤。

  陈亮就在这里,用那把斧子,连着杀了二十多个人,把地牢杀成了血海。地牢的地面上已经涂满了血浆,墙角处的尸体也已经摞得老高。

  陈亮割开了最后一人的喉咙,他捏着斧头的右手已经有些抽筋。

  陈亮将血斧扔在了刑具桌上,甩了甩右手,从刑具桌的一角拿过来一块肮脏的抹布,一边擦着手上的血渍,一边看着王瑾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把你这里弄成这样子,兄弟们打扫起来要颇费些周折了。”

  王瑾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,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,说道:“哪里?这是我等的职责。”

  “王牢头,周博是关在地牢最里面吧?”陈亮擦完了手上的血,又擦了擦自己的袖口和衣领。

  “这个……在最里面……不过周博是帮主吩咐让关在最里面的,陈堂主不会是连他也要处决了吧?”王瑾有几分紧张地说道。

  “怎么会?我只是好奇,这关畜生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的?想去看看。”陈亮扔掉手中已经沾满血渍的抹布,笑着说道。

  陈亮的笑容让王瑾心头一阵发冷,不过他还是稳住心神,强笑着说道:“看看当然无妨。”

  “陈堂主,来,王某带你熟悉下地牢最里面的环境。”王瑾站在甬道口,伸手向里一引,看着陈亮,说道。

  陈亮笑了一下。“有劳王牢头了。”

  陈亮跟着王瑾,沿着甬道,向地牢深处走去。

  地牢由粗壮的圆木搭建而成,圆木的两端都深嵌入石壁中,牢不可破。

  甬道内,每隔一段距离,都插着一根火把,发出一大团黄亮的火光。每过几柄火把旁,都有一名值守的狱卒。

  “这地牢怎么都是空的?”陈亮借着火把的光,向一间牢房内看去,只见那间牢房内空无一物,只有角落里铺着一些干草。

  陈亮记得王瑾说,这地牢的最外面的这些牢房,关的是违反帮规的人,但是他们一路走来,陈亮还未发现一个犯人。

  “这是总坛的地牢。一般各个分堂出事都在分堂内部解决。能捅到总坛来的都不是小事。”王瑾向陈亮解释道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