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有一个棺材铺 > 第三十五章 梁明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五章 梁明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  朱青的身形,在夜色沉沉的屋顶起落着,像夜猫一般敏捷灵活。

  朱青忽然从屋顶跃下,坠入一个小巷内,沿着小巷一阵疾驰,然后陡然一拐,再次跃上了另一侧的屋顶。

  这次,朱青并未直接踩在屋顶之上,而且趴身在屋顶的侧面,探出头去,向院子内的大广场望去。

  朱青已经身在冷玉堂的某处屋顶之上,他显然对这里的环境十分熟悉,他趴身之处,是一相当隐蔽的角落。

  朱青探出头去,便看到一支大约七八人的巡逻队伍,正手持火把经过,他立马将头压低,侧耳听着院子里的动静。

  朱青听着那巡逻队伍的脚步声渐远,再次探出头去,瞄了一眼,已经拐向另一边,消失了的巡逻队伍,然后看去冷玉堂的大厅门外。

  厅内黄亮的灯光投射出来,在门外的地上,投射出一片拉长了的黄亮方块。大厅门外站着两名佩刀护卫,腰身挺直,一动不动。

  朱青压低身子,沿着屋顶走了一小段距离,然后再次探出头来,望了望大厅的门口。这次他的眉头跳了一下,右手陡然抬起,“咻”的一声,将手中之物掷出了。

  朱青甫一掷出,便立刻翻身跃下,疾驰拐入了不远处的巷口内。

  一枚三寸长的黑钉,穿扎着一折叠信封,从大厅门口破空而入,嘟的一声,黑钉斜钉入大厅入门之处的地砖上,入地过半。

  黑钉刚钉入地,便有一身材瘦削之人,从大厅门内跃出,他根据黑钉射入的方位,脚步变换,瞬间便跃上了朱青出手的屋顶之上。

  这人刚跃上屋顶,便看到一个黑影在不远处的那巷口,一闪而入。这人目色一拧,立马跃下屋顶,闪入巷内,但是巷子内黑沉沉的,却连一个鬼影在没有。这人立刻便再次跃上屋顶,目光在四野扫去,但见鳞次栉比的瓦片屋顶,却不见一个人影。

  冷玉堂的大厅之内,荆畴和一众心腹正在议事,他也是刚刚接手冷玉堂,百务待举,好在作为埋藏多年的暗桩,他用一众心腹可供驱使,倒不像陈亮那样,焦头烂额的。

  议事诸公中,其中一人走至门口处,手中灵力灌注,把入地的黑钉拔了出来,将扎在黑钉上的折叠信封取下,伸开,瞄了封面一眼,扔掉黑钉,将信封递于荆畴。

  就在这时,那跃出门外的瘦削之人,闪了进来,众人的目光一时都看向此人。

  瘦削之人摇了摇头,说道:“人已经走了,没照面,就看见一个背影在巷口闪了下。”

  荆畴点了点头,肌肉僵硬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他的目光注视着那根被扔在地上的三寸长的黑钉。他记得今晚最新的呈报,他布局诛杀陈亮,被逼入巷子内的三人,当头一人就是被一枚黑钉射杀的。

  荆畴死鱼一般的眼珠,浑浊地滚动了一下,伸手接过信封,只见封面上写着荆畴亲启,四个字。荆畴撕开信封,将其中的一张信笺抽了出来,摊开一看,他肌肉僵硬的脸上,鼻翼侧面的一处肌肉竟然诡异地跳动了一下。

  荆畴将信笺折起,看着众人,说道:“堂中诸事,按方才议定实施。各位分头推进,各自管好自己的那摊子事。散了吧。”

  大厅内,随即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,天色已晚,众人都很疲累,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各自休息去。

  “梁明,你留一下。”众人的身后,荆畴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  梁明今天三十岁出头,心思机敏,长于谋略诡诈之术,因此,荆畴有事经常会和他商议,这些众人都已习惯,所以,他们听到荆畴叫住梁明,并未有任何反应,仍然脚步不停地走出了大厅。

  梁明站于茶几前,待众人散去,才凝目看向荆畴。

  荆畴并未说话,将折起的信笺递向他,梁明伸手接过,他早已料带荆畴叫住他,一定是和方才的信有关。

  梁明打开信笺,一看之下,眉头不由一蹙,目中旋即露出了深思之色。只见梁明手中的信笺上只写着一行字,并不甚长:陈亮乃邢松云私生亲子。

  “怎么看?”荆畴看着梁明,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  梁明将手中的信笺折好,放在了身侧的茶几上,瞥了一眼扔在门口处的那枚黑钉,说道:“将此信掷入厅中之人,堂主怎么看?”

  其实,逼那三人入巷,设下诛杀陈亮之局的人,正是梁明,三人中一人被黑钉射杀之事,也是梁明之前私下向荆畴呈报的。

  “就这枚黑钉那看,应该是那个暗中保护陈亮之人。”荆畴目色无动地说道。

  “那堂主觉得,这个人,到底是谁的人?”梁明继续问道。

  荆畴的目色跳了一下。

  “陈亮不过二十岁上下,而且是个气机全无的普通人,怎能驱使一个气蕴境三重天的高手。”梁明看着荆畴,说道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他是邢松云的人……”荆畴死鱼般的眼珠中露出一抹慌乱。“那……让他送信的人是邢松云?”

  “起码有这个可能。”梁明答道。

  荆畴死鱼一般的眼珠子在眼眶内滚动了几下。

  荆畴陡然想起,他和邢松云见面的那座破庙。那是邢松云和他约定的启用暗桩的碰头之地,而他到那座破面之时,陈亮已经在那里了。这从某个侧面说明,邢松云对于陈亮的信任甚至在他之上。

  而且叛乱方定,邢松云竟然让毫无气机、完全是普通人的陈亮,做了实力最强的分堂,白鹤堂的堂主。

  这之前的种种怪异,都让荆畴心中疑窦丛中。而如果此信中所言属实,之前的种种怪异疑惑之处,便都顺理成章了。

  “私生亲子?”荆畴喃喃自语道,目中露出一抹后怕。

  如果信中所言属实,而且将这个信息透露给自己是邢松云的授命。那邢松云此举的意思就很明显了,显然是因为陈亮在巷中遇刺之事,敲打于他。

  而荆畴所后怕的是,幸亏诛杀陈亮的局并没有得手,万一真的杀了陈亮,邢松云在丧子之怒下,哪还管他是故意设局还是纰漏所致?搞不好,他顷刻间,就会丧命。

  
sitemap